您当前的位置: 审计局 > 信息宣传 > 案件披露

案件披露

从废墟中牵出的贪污案
来 源: 发布者:审计局 发布时间:2018-04-08 09:13:04 阅读次数:

2017年底,从某县人民法院获悉,孝感市审计局移送的案件线索,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该县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张某犯贪污罪,免予刑事处罚。同时,该县纪委给予张某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疑点初现  难掩慌张

 

2015年,孝感市审计局对某县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情况进行审计,该县的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主要由乡镇一级的计生办征收后,再缴入县非税专户。为此,审计组在县财政局取得各乡镇上缴资金数据后,审计的重心就放在乡镇计生办。78日上午8时,审计组来到J镇,计生办原主任张某(退休后返聘为报账员,以下简称老张)非常热情地配合着审计组的工作,还主动检讨单位在征收管理中,存在些打政策插边球的问题。在查阅收费票据及案卷档案时,审计组发现该单位票据及案件管理非常混乱,资料室完全就是废墟堆,各种票据、案卷、书籍、报刊等全部堆在一起,蜘蛛网、老鼠屎到处都是,还有一股浓浓的霉味。该单位连忙解释,因为去年夏天发洪水,把资料室全淹了,还没来得及整理。审计组提出要将几年的收款票据进行逐一核对。老张又解释:我们每年多会对账,但单位都是老同志,电脑水平差,大部分都是手写数据!加上去年洪水一淹,乱七八糟的,还没来得及整理;都被检查好多遍了,不会有什么问题!

审计人员仍坚持把残缺不齐的电子数据进行整理、补充,将每本票据底单联的编号、金额、交款人姓名及地址等逐一输入电子表格,并与县非税局的电子财务数据对比分析,排查跨年度交款等因素,进行反复核对。下午530分,确定票据的底单联金额与实际上缴财政专户的金额多8万元,原因是2013年至2014年间,王某、徐某等7人缴纳的罚款8万元有收据底单,但财政专户上没有这笔资金;且单位财务账上也未这笔收入,收款人均为老张。

“这怎么可能?上级单位来检查过几次了都没什么问题……” “不行,我有点头晕,高血压患了,我先回去了”老张满脸通红,神情慌张,语无伦次的回答这审计组的疑问,并以头晕为由,离开了会议室。

 

锁定疑点  连夜追踪

 

晚上7时,审计组在所住宾馆开“诸葛亮”会。 “如果这8万元被计生办留用账外开支了,那就成了小金库;如果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事,那就是个人行为了……”“当时开了票但未交钱,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为防止夜长梦多,掌握第一手资料,审计组决定采取分组行动,连夜对上述7个人进行追踪调查。

J镇位于鄂东北部,与豫相邻,村庄稀疏。好在的士司机是当地人,又是个热心肠,伴随着不友好的狗叫声,审计人员来到第一个村庄,可能信息错误,村民介绍这里就没有我们要找的人;第二家找到了,家中无人,都出去打工了……。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其中的交款对象徐某、王某2人的家,从谈话中审计人员得知2人均是用现金交给的老张,从2人拿出来的收据来看,应该是老张的字迹,并及时做好谈话笔录。

 

当面对质  水落石出

 

79日上午8时,老张因头晕未到单位。审计组分别与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进行谈话。主任邱某表示,自己任计生办主任一年来,单位绝对没有小金库,对8万元没入账的事毫不知情;副主任李某在计生办工作十多年,也确定对这8万元的事没听说过……。

11时, 老张终于来到了单位,面对质疑,情绪很激动:“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哪个地方搞错了!”审计组拿出交款对象及计生办人员的谈话笔录,在铁的证据面前,老张瞬间凝固了,半天不说话。审计人员及时给老张讲政策,摆道理。希望能如实交代8万元的去向,争取宽大处理。长时间的沉思后,老张终于开口:“钱是我收的,让我再想想……”, 并再次以头晕为由,离开了会议室。

下午4时,老张拿着向县非税局补缴8万元的缴款单和给审计组的一封信来到计生办,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原来由于计生办人少事多,老张身兼数职,长期将公款及个人工资混用,先后挪用单位的8万元公款,但在几次专项检查及老张20146月退休进行财务清查交接时,都未被检查人员发现这个问题。于是老张就鬼迷心窍,一直隐瞒的这笔资金至至今。这几天,老张一直在关注审计组的活动,还抱有侥幸心理,想找到补救的方法。直到中午,才感觉到确实无路可走,向县非税局补缴了8万元的公款,并给审计组写了一封信,请求宽大处理。

现场审计结束后,孝感市审计局依法依规将此案移交给司法机关处理。201710月,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