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审计局 > 信息宣传 > 案件披露

案件披露

危房改造资金去哪儿了——潜江审计查处某单位“小金库”62.21万元
来 源: 发布者:审计局 发布时间:2017-11-22 09:53:21 阅读次数:

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是中央为改善农村困难群众生活条件,推动农村基本住房安全保障制度建设的一项民生工程。重点补助在危房中居住的农村分散供养五保户、低保户、贫困残疾人家庭和其他贫困户。每户农村危房家庭只能享受一次国家补助的优惠政策。潜江市审计局经济责任审计分局在对某管理区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运用计算机分析、内查外调等审计方法,沿着资金流向,抽丝剥茧,揭露了该管理区下属分场设置小金库、套取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案件线索,并依法进行了移送处理。

 

疑点初显

——数据分析锁定疑点

 

20165月,该分局对某管理区党委书记和主任进行任期经济责任审计。为了做到有的放矢,审计组进行了审前调查,编制了审计实施方案,确定了审计重点,其中惠农资金的使用情况是审计重点之一,主要调查惠农资金是否真正补贴给老百姓,让老百姓得了真正的实惠。惠农资金项目很多,因年初该局采集了全市新农合业务数据,其中参保人员的基本信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了登记,有夫妻、子女的勾稽关系可供查询。所以审计组对该管理区重点选择了危房改造资金进行审计调查。根据大数据分析,筛选出了该管理区共有15对夫妻重复领取了危房改造资金,主要分步在管理区下属的A分场和B分场。为什么夫妻双方会重复领取,领取后资金有没有用于危房改造,或是还有其他蹊跷。这一个个疑问都等着审计组去解答。

 

拨云见日

——入户调查弄清真相

 

某天下午,审计组一行4人来到了该管理区,给该管理区领导说明我们的来意后,当即到两个分场进行审计调查。

审计组兵分两路,一组去A分场,另一组去B分场。A分场为该管理区下属较大的一个分场,但离管理区较远,中间还横跨一个乡镇。在路上,带领我们来的该管理区财务科长说他也有几年没来A分场了,这句话当即引起了我们的无限遐想。不同于其他管理区,该管理区的财务核算体制是实行的二级核算,即总场和分场各自独立核算,身为总场的财务科长居然几年都没来过分场,可见对分场的财务监督管理之薄弱。

来到分场后,由分场的出纳接待了我们并介绍了基本情况,说该分场确实进行了危房改造,边说边带我们到分场办公楼旁边的一个院子里,院子里有两排平房,出纳介绍说这是改造过两排平房。审计组长随后问,这房子的产权是分场的还是住户的,出纳回答说是分场的公用房。两排平房共有14户,现居住8户,有6户闲置。我们到闲置的房间内进行了查看,确实有维修过的痕迹。出纳说:2013年分场对这两排平房进行了维修改造,所以分场以14个人的名义申报了危房改造资金(有8人是在住的平房里老职工还有6人是分场的干部及家属),危房改造资金资金打入这14人银行卡后,由各自取出现金交给我,然后给每人开具收据入分场财务账。出纳说得很轻松,她觉得没有装入私人的腰包而是入了单位的财务账所以觉得没什么问题。审计组长当场就给她上了一堂思想政治课:“国家的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是来用来补助困难群众用于危房改造的,单位的公用房子应该是用单位的自有资金来维修,你们完全把危房改造资金当成了‘唐僧肉',不要以为自已没拿没占就没有问题,你们这种套取危房改造资金的行为是极其严重的违纪行为。首先是思想认识出现的偏差,然后演变为行为上的违纪违规”。听了审计组长这翻话,出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与时同时,审计组与在B分场调查的人员联系,她们那边也是和我们同样的情况,虚报16名危房改造人员资料,套取危房改造资金,假私济公。

 

意外收获

——“小金库”浮出水面

 

套取危房改造资金的事实已经非常清楚,接下来完善审计证据,进一步核实套取出来的资金具体用途等。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于是审计组让出纳和会计把入账的原始凭证拿出来审查后再复印取证。这时,一张10.5万元收据引起大家的关注,虽然为一笔普通的借款,附件为一张用农场内部结算凭证开据的收款单,但是内容却为A分场生资服务部收到分场14户房屋补贴款。这张收据引起我们脑海里一连串的问号,生资服务部跟A分场有什么隶属关系?为什么要借款给生资服务部?大额资金借出有没有经过集体决策?借款有没有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借款利率和还款日期?为什么生资服务部开据收据的为分场的出纳?

于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战争”拉开帷幕。

审计组长:“生资服务部跟分场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借钱给它”。

出纳:“是分场的下属企业”。

审计组长:“生资服务部开据的收据上怎么是你的经手人”。

出纳:“我还兼职生资服务部出纳”。

审计组长:“大额资金的出借是否由分场领导班子成员集体决策,有没有决策的会议纪要”。

……

一番询问后,审计组长果断要求把所有与生资服务部往来明细账和会计凭证找出来审查。

往来账显示,2014年,除上一笔10.5万元外,分场与生资服务部还有两笔往业,全是分场借款给生资服务部,一看原始凭证不要紧,竟然还有两笔往来现金借款近30万元的原始票据上居然没有领导签字,当查看第一笔时,发现没有签字,出纳看了看说这张单据是领导漏签了,当第二笔仍然没有签字时候,恐怕就不是“漏签”这么简单了。查看的几本凭证中100元的小额支出领导都签字同意支出,不可能接二连三的几笔十几万元的借款忘记签字吧。这很不对劲,到这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往分场设立“小金库”方面想,想着是出纳个人的问题,因为我们在实地察看危房改造的时候,和出纳闲聊,她透露出自已承包大量农田,而且还在做其他生意,资金周转很大。而这两笔借款都没有领导签字经她的手借出去了,她自己又兼职生资服务部的出纳,钱会不会她自己挪用了?我们心中产生了巨大的疑问?

该管理区财务科长这个时候也意识到问题很严重了,就问出纳:“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出现领导未签字就借款的情况。”

出纳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其实这个时候,出纳的心里防线在一点点崩溃,期间出去打了很多次电话。

审计组长当机立断非常严厉的对出纳说:“你自己想清楚,现在所有的证据显示,你本人未经领导同意擅自将分场资金借出,资金的最终收款人是你,资金量巨大,不提供账簿,且说不清楚资金去向。问你关键问题你又不回答,你现在的这种行为属于贪污公款,贪污罪很严重”。

听到审计组长这么说,出纳彻底慌了,急忙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可没有贪污单位的钱,转到生资服务部的借款实为冲销分场的有关支出,我当时为了把我的现金账做平,累计下来的几十万元的现金支出没有发票,并且这些支出在分场的账面上是不能列支的,想用正规发票冲账金额太大,发票又不好弄,只好采用虚设一个企业,用往来收据来冲账。就虚挂了生资服务部的往来款,所以生资服务部根本没什么账。以前搞检查都是检查收支情况,不会检查到往来款嘛,哪晓得这次你们这个审计组一来就查出来了”。

随后拿出一堆包包账,账,账外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5年,分场通过套取危房改造资金、虚挂应收款将分场资金转出等方式,将资金转入已改制不存在的生资服务部,收支以包包账形式单独存放。账外收支62.21万元,支出明细为发放奖金、无进餐发票的招待费支出,烟酒支出、维修仓库支出、白条业务费支出等。

 

移交查处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从最近几年的审计情况看,被审计单位设置小金库的现象已经很少见,特别是十八大之后,在中央的八项规定执行的非常严格的情况下,A分场设置小金库的性质非常严重,而且从账外支出看,大多是违反八项规定的支出。最终,该局将设置账外账和套取危房改造资金的案件移交该市检察院进行处理,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