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残联 > 爱心捐赠
做慈善要“疏”不要“堵”
来 源: 发布者:残联 发布时间:2016-06-24 09:52:50 阅读次数:

1.jpg

         如今的中国慈善发展面临大转型阶段,首先是中国慈善向现代慈善转型中所表现出来的不适应,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在经济发展已取得丰硕成果之后,社会发展要想也赶上去,就必须像刘翔一样跨栏,跨过一道道摆在前面的“栏架”:社会资金富裕,慈善资金缺乏;爱心奉献丰富,慈善组织缺乏;捐赠方式多样,税收政策缺乏;社会需求爆增,公益服务缺乏。

  这几年,我们过多的用传统方法看现代问题,于是出现了批评多于对话的现象。比尔·盖茨比陈光标高调多了,他点名让美国400名富豪捐款,在中国谁敢这么做?就连我原民政部司长都没有这般魄力点名让中国富豪捐款。中国的现状是,你让亿万富翁年捐100万,就是他百分之一的家产都有意见,都不能理解。所以,这几年人们的爱心和捐款总额在增长,疑问也在增长,这是大发展中所遇到的自然现象。
  现在有三只手挡住了我们慈善的道路,其中一只是社会的传统理念:不准高调,一高调就挖你祖宗三代,这是很不好的舆论环境。诚信是慈善的根基,但诚信主要在哪个环节上,一般是人家捐款以后你怎么花,怎么更有效率,查诚信都是查慈善组织,慈善项目。但我们是反过来了,我查你动机,你这是作秀,你这就不诚信,你看咱们这个诚信背后拖带的是什么呢?是非常苛刻的道德标准。高调是全世界做慈善的特色,现代慈善一般容易高调,并且在开始阶段,像美国的洛克菲勒和卡内基非常高调,芝加哥大学是洛克菲勒谈判的结果,后来成立了基金会,洛克菲勒才开始让他的律师出任负责人,走向专业化。所以慈善一开始高调,亲力亲为是正常的,现在的慈善更多是一种倡导,为什么会有“巴比”晚宴,这就是以倡导,给社会的一种善意的压力。所以,我们的认识还停留在传统的慈善观念上——小额慈善、低调慈善、大众化的、排斥个性的慈善。但这样怎么能推动慈善前进呢?
  另一只手是体制上,主管单位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怎么做慈善还要找主管单位?第三只手就是方法,大慈善家无法实现捐款梦想,股票捐款像曹德旺要捐35亿,但税收却高得惊人。其他慈善家还想捐100亿呢!陈发树先生当年说要捐83个亿,怎么实现?接着还有王健林、宗庆后先生,他们都准备实现更大范围的捐赠,他看着你前边捐这几十亿都不畅,将来我怎么捐几百亿呢?道家说,“上善若水”,水逢直进取、遇弯迂回。上古时代的大禹算“治水有方”,他在洪灾泛滥的河道外开凿支流,将多余的水“疏散”到支流,从而平息水患。而禹的父亲鲧建了堤坝无数,反而越“堵”越坏事。做慈善就要学大禹治水的“疏”法,要疏导。
  起码有一条,大家真正应该回答的是曹德旺先生的质疑。曹德旺先生捐了35亿多的股权,经过一计算收6亿的税收。6亿的税收谁来收?曹先生说我不可能再找6个亿,就算在这一堆里吧。国家领导、政府部门都给他开了很多“绿灯”,说这事确实不太好办,要不看看能不能在五年内还清?五年内还清也得还。这是世界级的奇谈。曹先生就不懂,他说在我曹德旺名下没有税,我一捐给社会倒有税了,我捐吧,但总觉得别扭。大家觉得别扭吗?我觉得太别扭了,这个应该变了。比尔盖茨捐几百亿,马上要收他1/4的税,得收他70多个亿的税,这在国外社会早就吵翻天了。

                                               (根据王振耀讲话整理,有改动)